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绍兴晚报】陆游故居能否打造成为“宋村”?

日期:2017-07-03 11:15 浏览次数: 字号:[ ]

    鉴湖边的“三山别业”不仅是南宋大诗人陆游一生居住最长的地方,也是陆游本人最为满意的居住场所。陆游曾在《幽居》一诗中写道,“他年好事客,过此访遗踪”。“不信吾无万古名”的陆游,生前自信他居住的“三山别业”在千载之后“犹以陆名村”。在这位杰出的诗人离世800多年后,人们终于开始寻访他的遗踪——一个以陆游故居为主题的鉴湖三期工程已建设完工,这成为绍兴文化旅游和生态旅游一处新的地标。

  恢复陆游鉴湖边的故居,是多年来人们的呼吁。鉴湖边的陆游故居如何更好地展示一代诗人居住之所的文化韵味和水乡风光,再现“树枝南畔有飞鹊,莲叶东边多戏鱼”的情景,让“潇湘客过夸渔具,灊皖僧来说药方”,令人深思。“绍兴”之名出于南宋,但宋朝的遗迹在绍兴现在却难寻觅,绍兴何不就此打造一个“清明上河图”般的“宋村”?
  陆游故居
  绍兴旅游新亮点
  亭榭廊阁,石桥小径,竹篱草庐,池塘水色……鉴湖之畔行宫山、石堰山、韩家山之间,陆游故居的“三山别业”显得格外清秀脱俗。
  陆游从42岁开始到86岁主要居于此处。这里真是一块让人产生灵感、心灵撞击火花的地方,陆游在这里写下了6000多首诗。
  如今,走进“三山别业”,桥边石栏,塘边古亭,斜坡之上的草堂,都显得格外有诗情画意,而那竹篱小径和各种各样的花草,在南风之中,更显得生机盎然。远处是田野纵横,青绿一片。在一座草堂前有陆游斜坐雕像,真让人恍惚如见草堂主人。
  这便是新修复建设好的陆游故居(“三山别业”)工程,建设用地面积3.3公顷(3.3万平方米),前期建设面积1万多平方米,以“研究陆游诗词,还原田园风光,品味南宋生活;解读宋代书画,再现江南乡村,体验三山胜景;继承民居形式,传承古代村落文化”为基调,旨在建造一个以“南宋乡村生活及士大夫隐居场所为背景的古典诗意场所”。
  鉴湖边的陆游故居(鉴湖三期)工程建设完工后,引起了社会较大反响,人们称之为是“绍兴文化旅游的新亮点”“鉴湖文化的新载体”。
  位于鉴湖岸边的陆游故居与鉴湖边的快阁、马臻墓、鉴湖诗歌长廊等相呼应,成为既有湖光山色又有人文内涵的风景名胜。七八间草堂下,风骚尽现,诗意绵绵。
  三山不在其内
  两湖难见其影
  东斋、西斋,中庭、正屋,风月轩、渔隐堂,东园、南圃、西圃、北圃,溪、池、井、泉、亭、台……当年陆游居住的“三山别业”,可谓是精巧、灵秀,既有茅舍竹篱、田舍村色,也有鱼游浪涌、无边风月,既是一处巧夺天工的越地园林,也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大观园和植物园。
  现建设的陆游故居,似乎难以找到“白稻雨中熟,黄鵶桑下鸣。残云忽吐日,喜对小窗明”的农家意味,也难寻觅“碧瓦朱甍无杰屋,乌篷画楫有新船。道山顶上虽清绝,万顷烟波始是仙”的空旷意境。
  陆游的“三山别业”,以三山为坐标,但现在的陆游故居显得太小。三山虽在,但却游离于故居之外,似乎与之毫不相干。“三山别业”曾经门对鉴湖烟水,尾接青甸碧波,但现在的故居,鉴湖虽然与之相近,却被割开,青甸湖更是见不到其踪影。
  当年陆游的“三山别业”,如同一个百花苑,既有万花争艳,也有鹊、鹤翩翩,鱼戏荷菱之间,绿柳如梦,草色青青,但现在因为卷轴太短,一幅水乡山水画难能舒展。
  历史上的绍兴园林,曾名动一时,现在无论是沈园还是快阁,都显得小而浅,难以像苏州园林那样,给人以“移步换景,步移景换”的巧夺天工的真趣。陆游故居其实也应该成为绍兴最美、精致、大气的园林。
  打造“宋村”
  开通历史的“隧道”
  绍兴之名缘于南宋。但长期以来,绍兴在有关宋朝的文化旅游方面文章做得很少,而杭州的宋城、南宋御街都成为文化旅游的经典。绍兴虽是南宋王朝的临时都城,又有宋六陵等遗址遗迹,还出现了陆游等著名人物,但宋朝文化在我市旅游业上却演绎得甚少。陆游故居的建设,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方面的短板。游客来到绍兴,可以从远古的大禹,一直穿越春秋战国两汉、唐宋元明清,如同行走进历史的“隧道”。将陆游故居作为“宋”时绍兴文化的代表来打造,既彰显了鉴湖风光和文化,又为绍兴历史文化的“补白”,使绍兴形成“剑南歌接秋风吟”完整的历史“隧道”。
  陆游在其《幽居》一诗中说,“莫笑茅茨陋,冈形接卧龙。连娟镜湖月,缥渺宝林钟。闲约鱼池钓,眠听碓舍舂……”这说明其“三山别业”,接三山而连镜湖,有村舍而风光无限。能否将陆游故居打造成“宋村”,使之成为绍兴真正的文化地标呢?
  有业内人士提出,首先,将三山陆游故居与鉴湖连成一片。将现有的胜利路陆游故居段,以隧道形式通车,让陆游故居与鉴湖连成一体,并让“轻舟八尺”一叶乌篷摇曳其间;其次,将三山纳入陆游故居之内,以植物园和园林形式做大“三山别业”,并使之延伸到青甸湖边;将附近的鉴湖村一部分和邵家岸村一部分,作为“宋村”田园人家;另外,让一幅真正的“清明上河图”出现在三山之内。
  绍兴作为鉴湖越台名士之乡,历来是“忧忡为国痛断肠”之地,在“位卑未敢忘忧国”的陆游身上,更显示出“千古男儿”的本色。做大做强做深陆游故居的文章,不仅让鉴水之滨有了更深文化的内涵和水乡风光,也让爱国主义旗帜在此飘扬,使之成为绍兴文化旅游创意新典范。
  首席记者 周能兵 文/摄
  首席观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最新信息